斯石英

如何让jojo系列提前结束【或根本就没展开】的n种脑洞

  入坑萌新,脑洞纪念,无聊脑补的东西。没啥意思,基本是前三部动画全员搞笑向,略腐。我也不知道打啥cp的tag所以瞎打,瞎逼ooc,没啥细节请注意
  【】内为世界线变更啊哈哈哈
  
  一部↓
  让jojo系列提前结束【或者根本就没有展开】的N种方法——
  no.1 一万数千年前
  卡兹:"你们这些蠢货,你们就不想克服太阳吗?你们就不想进化吗!!!"
  族人:"想!超级想!"
  【于是,jojo这个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呢嘻嘻╮(‵▽′)╭】
  
  no.2 乔治一世的马车车祸
  "你就是……救了我的恩人吗……请问你的名字是……"
  "就不告诉你,在下告辞!"
  【达利欧成为了雷锋】
  
  no.3 入侵者迪奥
  "你在干什么迪奥!为什么要踢丹尼!"
  "我不喜欢那种阿谀奉承的样子,所以我害怕狗!绝对不是讨厌……它……"
  【被乔纳森看做需要呵护的玻璃心而再也没有抬起头过的迪奥先生表示,其实他说的是实话】
  
  no.4 下毒
  【因为乔纳森激动的把迪奥从二楼扔了下去,精准的投掷让迪奥不幸用后背命中了慈爱女神像,再起不能】
  
  no.5 不做人了!
  "……我不做人了!jojo!"
  "石鬼面!为啥在你哪儿?"
  "危险!快射他!"
  【说时迟那时快!神枪手史比特瓦根出现了!迪奥还没来得及扎人刀子,就嗝屁了。】
  
  no.6 沉船
  "我已经不知道是哭才好,是笑才好,但我艾丽娜·乔斯达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要和你,和乔纳森·乔斯达死在一起……"
  "jojo!改一下主意吧jojo!放开我,放开我啊,我也能让你跟艾丽娜都获得永生不是吗!……jojo?jojo!jojo!!!艾丽娜!你们两个……都……都已经……死了吗……?"
  【于是那星辰便坠落。】
  
  
  二部↓
  no.1
  报道:由于世界线【上述】变更影响,德军挖掘出土了一整个部落的柱之男甚至还有柱之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呸】!
  
  no.2
  "不愧是德军,居然没识破我的女装!"
  "既然女装这么好用,就一直女装吧!"
  【史比特瓦根:???你他娘的乔斯达家不是代代绅士吗????】
  
  no.3
  "这是死亡婚戒,如果你不打败我,拿到我这唇环里的解药,你三十几天后就会毒发身亡而死。"
  "有意思,瓦姆乌,我也给这小子上一个。你要打败我然后获得我鼻环里的解药!卡兹,你要不要也套上一个?"
  卡兹思考了一下,缓缓开口说:
  分歧点A:"好啊,等等,我先把毒药掏出来——什么,解药在哪儿?你是不是明知故问,你觉得我全身上下,只有几片布,还有哪里能打环?"
  【*jojo的奇妙冒险因为尺度太大被叫停了】
  
  分歧点B:"好啊,等等,我先把毒药掏出来……"
  *因此,把卡兹打出大气层、让卡兹升上太空做陨石、结果忘了卡兹的解药还没给这破事儿的乔瑟夫·乔斯达,毒发身亡。
  【真是细思恐极的细节……说好的搞笑向呢!】
  
  no.4 西撒
  乔瑟夫·乔斯达与西撒·齐贝林一起用波纹合体技,绝地反击,打败了柱之男战士瓦姆乌。西撒一雪家族仇恨后,与乔瑟夫两人冰释前嫌,在以后的人生里他们当着互相扶持、互相交心的挚友,没有结婚,直到他们去世。
  【是这样的美梦呢……八十岁的乔瑟夫·乔斯达摘掉了他的老花镜,揉了揉自己模糊的眼睛。】
  
  no.5 紫外线
  【spw超自然现象研究所停电了………】
  
  no.6 究极生物
  如果卡兹不被击败,那我们怎么往下编故事呢?说得好,那么就让卡兹升上天空成为星座吧!
  
  三部↓
  no.1
  "抽牌吧,来决定你stand的名字!"
  承太郎翻过手掌,一张"魔法师"静静摆在他手心里。
  阿布都尔:"不行,这个不行,这个我占了,你再来一次!"
  承太郎又翻过手掌,一张"隐者"赫然呈现在大家眼前。
  乔瑟夫"不行,这个我也占了,你再来一遍!事不过三,抽到哪个算哪个吧!"
  承太郎非常不耐烦的又抽了一遍,最后在所有人面前的是——
  乔瑟夫x阿布都尔震惊大叫道:
        @"世界?!!!!"
  【从此承太郎打架叫替身,都要叫一声——ザ·ワールド!】
  
  三部脑洞比较多,匀一匀下次发,一切都是作者扯淡,请不要当真2333333如有撞脑,绝逼巧合!

一篇茨酒安利向的长篇读后感

  “不是富有的男人和贫穷的学生,也不是年轻的人类和年老的妖怪——”

  是一种更加平等的,微妙的关系。

  给舒尽【或者是鲜肉包子太太?】的《你就不要再离开》的观后感长评,流水账请接好!
  ————————————————————

  我是从微博搜tag看见的这篇文。

  虽然名字起的有点微妙,但是过了俩月缺粮吃的我,还是把他翻出来去补完了。一口气看完还是我血赚,毕竟文中两个这么可爱!

  在以往我看过的茨酒的同人里,茨木一头白毛和忠犬的性格被很多太太喜爱,笔墨描写很重。但是因此,有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忽略描写酒吞的性格如何如何,或者把酒吞写的过于凶神恶煞的——但是这篇文不同的是因为一直是吞的视角,很让我喜欢这篇文里酒吞的性格!

  从一开始被幼小的学生似的茨球撩到心肌梗塞的所谓“直男吞”,到后来麻木自己实际还以为自己走的是攻路的“空窗十年直男吞”,目前还没写完的前世今生神子到鬼王的吞都相当的温柔,并且少见的,他比茨球还要直截了当的多。

  【“挚友?”
  “等到我死了之后,你就把我吃掉。”
  “但在我死前你要永远陪着我。陪我吃饭陪我喝酒,没有我的允许一刻都不能离开,直到我死。”】

  【“挚友……”
  ……………………
  “哪个是你挚友?”】

  对话并不是很多,但是非常动人,画面感油然而上,文笔好什么的真是跟池面一样让人嫉妒啊——

  至于像电影一样过场的酒吧、学校、贫民窟、公寓、高速路,冥府、越寺、鬼市、宫殿,转化起来毫不费力,像手段老式的切换镜头,画面四角缩成一团黑影,吧嗒一下锁在匣子里,再打开的时候,钻出破碎的场景变成碎片,物是人非,从冥府醒来酒吞已经不记得他养大的小鬼了。

  但是既然是一篇流水账长评,优点吹了一通,缺点也是要谈的。最明显的缺点,那个作者太太你……真的可以考虑拉灯的……不知道为什么,和谐场景非常的一言难尽,大概是因为两个人对于【和谐】的心态转换的有点僵硬,突然看茨木上位了有点反应不过来,做完也是一股哭笑不得然后我很懵逼的事后感。

  期待太太接下来的更新~感觉又要女装没胳膊了,不知道会怎么处理一方忘却一切这种发展呢。

最后! @鲜肉包子 感谢太太的长篇故事!
 

射杀恋人之日 2【中短篇,cp酒茨,有私设】

  茨木童子一身狼狈,本来就破烂的盔甲到处是裂口和血迹,更是不堪了。

  他脚步跌跌撞撞,谁都看出来是受了伤;但他步伐却非常迅速,在树林里摸索着路,朝京都方向赶去了。

  茨木童子非常明智。缠斗对他不利,他在散发着非常强大气息的“酒吞”童子面前,用了一些障眼法,当机立断逃了。

  他来之时,不知道因为何故,身体受创,伤势不影响他的行动敏捷,却让他浑身难受。

  他身为人没死前就化鬼的妖,一死等于形神消散,所以硬干下去并没有什么好处。

  就算逃了,茨木也是满心疑惑——

  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何如此荒唐!他完全不懂为什么……这个冒充自己面容的妖会去模仿挚友的言行!

  棘手!

  自己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头绪,甚至没有把握击败那个该千刀万剐的假冒者!

  看样子,吾只好……

  夜空中的月亮不知何时悬挂高空,像死人的眼睛盯着赶路一整天的他看。茨木咬咬牙,抹去了额头的汗水。远处的山峰起伏没入地面,露出一座灯火通明的繁华大城来,仿佛海市蜃楼般近在眼前,茨木甚至已经闻到了人类的味道。

  只能去京都找安倍晴明这个可恶的家伙了……

  是这人类的话大概有解决的办法……

  茨木童子正如此思索如何向晴明解释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很快来到了城外,眼前出现了农田和官道。

  他并不想让人类发现自己的狼狈样子。于是还是在树木间小心穿行。

  就在此时,一阵嘈杂的脚步和马蹄声胡乱跺响在泥地上;远远的来了一伙浩浩荡荡的军队,和以束带文官为首的人类;茨木童子迅速警戒起来,矮下身子隐藏妖气;但很快,他们又好似什么也没发现,浩浩荡荡朝大江山的方向去了。

  这他觉得更加疑惑了。

  大江山那里只有那个装成自己挚友的该死的混蛋,这些渺小的人类,去急着投胎吗?

  但对于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他一向是不多想的,毕竟回到挚友身边——或者找回挚友是最重要的。

  他在郊外的稻田丛里过了一夜,天亮的时候进城,化做女人外表混在人流里。

  茨木心悸的往城门旁瞅了下,好,今天渡边纲那个家伙不在附近看美女;他顺利的摸到了晴明的宅邸,疑惑成了错愕——宅邸大门紧闭,敲一下抖落一堆灰,还散发了一股庇护神离去才有的死气。这明显很久没有人住,已经封了门。

  “这小子去哪儿了?”

  茨木简直傻了眼。以美女的外表他随便找了个路人套话,急切的询问阴阳师的下落。

  结果简直是晴天霹雳一般。

  安倍晴明,狐妖之子,全国最强仅次于挚友的、最有名的阴阳师——

  他居然死了?!

  还是被闯入家宅的那个“酒吞”童子杀掉了。

  怎么会这样?

  ——同样的事情恐怕也发生了在红叶身上。茨木赶到京都郊外的红枫林,只看到了一地破碎的纸人。枫叶林里某些吃腐尸的野兽,这些畜生在凄婉的嚎叫。

  茨木花了几天的时间,来捋清了此地的来龙去脉。

  他找寻了在京城所有认得的人类和妖怪,无一例外,全部不见踪迹——
         啊,该不会是,全死了吧?!

  茨木童子这些日子都藏身于京城郊外的废屋里,去城内打探消息的时候,甚至连渡边纲都没有撞见。

  这个伪君子不是最喜欢在城楼门下看美女吗?

  茨木童子发觉自己指望不上其他人和妖了,如此奔波寻找完全是在徒劳。

  毫无疑问,这不是他和挚友的世界;他也听说过某些生前是和尚的妖念过三千世界的说法,虽然有点惊讶但勉强也接受了。

  此地的吾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吾该如何回去?吾已经好多天没见到挚友了!

  愤怒和不安像乌云一样堵塞在他的脑海里,像拔不开的剑在剑鞘刺的他脑内生疼。

  现在的茨木只想回大江山,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那个该死的冒牌货。

  但是坏事接二连三。

  在茨木童子准备动身回大江山找人的当天晚上,京都城四处的守护神结界全部被破。

  茨木并不同情城内居民,他当初帮助晴明也是还人情,现在安倍晴明都死了,还什么人情?但是四处涌出的恶鬼和妖魔的确阻挡了他。

  但最关键的,发展,黑晴明成功了?这一切都跟原来完全不一样!

  吾要知道为何!

——————————————————
写在后面的话:过渡章,全员死亡注意
↑死反而莫名其妙还有点喜感
  

射杀恋人之日【cp酒茨,中短篇,有私设】

  你是专司“创造故事”的人吧?

  是的呢。

  如果在一个故事里 某个关键的角色缺失掉,这个故事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这可真是个深奥的问题啊。就连吾也完全无法回答呢!如果其他人物轨道不变,偏偏缺失了那么一小环,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如果无法回答,不如来实践看看吧?

  ——哈,果然我们是一群无聊的神明呐。那么,你想要在哪个空间来试试看呢?

  随意啦。三千世界,挑个我顺眼的吧!

  这个如何?——好吧!还不错呢。那么就来吧!
  
  ————————————————————
  在某些神神秘秘的生物低低细语的时候,在遥远时候的日本岛国上,平安世界正经历一次不大不小的动荡。

  “什么!这吃人的妖魔已经猖狂到如此地步了吗!”

  “是哦,前几天还听说过,抓走了池田家的大小姐!”

  “真是可怕,这世道真是乱翻天了哟!”

  “那白发妖物会化作女性来惑人,本尊据驱妖的阴阳师大人们讲,面目骇人双目通红,当真恐怖!”

  “渡边大人不是切去了他一条胳膊吗?”

  “切去了是切去了。又被这劳什子拿走了!”

  “现在他带领一群鬼众占了大江山,听起来真是让人浑身发抖啊!”

  京都居民们的话越来越没有道理了。从这个妖物有四个角变成了八个角,白发变成了一脑袋的骨刺,面目尽他们贫瘠的想象去描绘的狰狞可憎。

  这也是正常的。

  酒吞童子——童子只是为了贬低他加上的称呼,如同把老虎称为虫一般的虚张声势。实际上,他是个有壮年男人身形的大妖怪。他占据了大江山号令小鬼,恣意残杀无辜处女,吃掉她们的两乳;极度好酒,为了掠夺神酒还会杀死同类。

  真是残暴的怪物啊!

  ——甚至主意打到了大人物们的女眷身上了。

  这让大人物觉得,这个怪物真是不得不除了!

  通过已经死去晴明大人给大家托魂指示,一定能除去这个妖魔!

  于是就在这天,大人物们穿着水干绔、狩衣和束带,去讨伐这个穿着大铠、盔甲还带着鬼手的大妖去了。

  ——不过浩劫并不是指这些京都里的明潮暗涌。

  而是,身为被讨伐这一方,茨木童子本人身上发生的动荡。

  在三百万神佛坐镇的日本,能如此肆无忌惮,让人类认为他是全国第一凶残危险的妖怪,酒吞童子的力量自然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但是正是如此,给他带来了相当的困扰。

  ——困扰的源头就是酒吞童子面前这位,摇摇晃晃因为体力不支而跪坐在地上,有着白头发、一长一短的角、破烂的大铠、一脸震惊的,另外一个跟他一模一样“酒吞童子”。

  “啧,居然强大到本大爷也无法杀死!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假扮本大爷?”

  地上的那一位仿佛被站着的那位话语中的某些词惹恼了,恶狠狠的开口反问道:

  “你又是什么,为什么要冒充吾的面貌,还要学吾的挚友说话!”

  话音刚落,“酒吞”童子察觉到了危险,立刻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闪身退出了“酒吞童子”的巨大鬼手抓扑的位置。

  鬼手长年累月积下的血腥气尤在耳侧。

  “吾名茨木!你算什么东西!本大爷只有吾的挚友能用以自称,信不信我一瞬间把你轰成碎片!”

  “挚友?哈,那是什么?本大爷是这大江山的王,从来就没有朋友这种东西!”

  茨木童子是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的。本来黑晴明之患已除,他欠晴明的人情也还够了,本来跟挚友一同瞧着明月畅饮,却……
  
  ————————————————————————
写在后面的话:
第二个坑!
自行脑补觉醒茨木扮成吞崽样子【还背着葫芦】跟没觉醒一身破烂衣服还有小铃铛的茨木尽情打嘴炮的画面吧

平安十日怪谈【短篇文风神奇,cp主骨科黑白次阎判酒茨】

  老叟我无姓,是伊势郊外的独居山民。平日里穷困乏累,浑浑噩噩过了几十余载,从未见识过什么奇遇机缘,也没信过什么山妖精怪。终于,百年之后灯尽油枯,魂归西天,却大开了一番眼界。

  老叟是在夜半凌晨的时候咽气的。窗外阴风飒飒秋雨连绵,屋内仅剩半截红烛吐泪。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但小人目能视物不说,竟然能得见自己树皮一样枯烂的躯壳在草席,身体飘飘忽忽。

  这可吓坏了我这个老头子。飘起来摸不到朽坏的墙壁,但是能看能听——外面秋雨的雨声可大着哩!让老叟回想起牛头马面,阴曹地府的传说来。

  正当小人惊疑不定之际,耳边突然出现一个尖锐的男人讲着话的声音。

  ——“来了,一个刚刚死去的魂灵。”

  ——“得嘞,一个山民,看我把他带回去吧!”

  老叟大惊,两个人影一黑一白,仿若无人的踹进了小人的家门。

  那黑衣男子手握镰刀,俊俏无比,血色眼珠,让小人瞧得目瞪口呆;那白衣服的跟那一个黑衣人面容相似,手握着招魂幡,眉眼带笑,两个青年全不似活人。
  这莫非是传言中的黑白无常?

  老叟——小人万万没有想到鬼使二人并非无稽之谈,一时愣神,已经被那黑无常的的刀钩了后背。

  “弟弟,走吧,这附近人命最短的阳寿都还有个几年,咱们休工去!”

  “鬼使黑,晴明大人拜托我们收服的鬼你不打算办吗?”

  “呿,管他什么哥哥妹妹僵尸的,反正期限宽松,先让大爷我休息吧。”

  那白衣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小人一路不能动弹,不能开口,看二人带我穿过神社,走过池塘的烂泥,周身的稻田和枫叶林像关掉的匣子那样在小民身后消失。头上一轮明月变成赤红,四周漆黑一片,鸦声阵阵,小人口鼻之处环绕一股潮湿的血气。

  “喂,老头,这边,跟紧了!”

  “黑、黑无常大人,这里是不是十八层地狱?”

  “闭嘴,本大爷我没耐心给你解释!”

  穿过那一片周围怪叫连连的地盘,到了一条河边。那河里翻滚着红色的——是血,淹没在血里的还有只剩下森森白骨的罪人在挣扎嚎叫,铜蛇铁狗食肉啃骨,小人我吓到腿软,却还是无法自控的跟着黑白无常踏上河上的桥。

  “弟弟,今天三途川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要说的话,妖比人多了吧。”

  “原来又是一群觊觎鬼王,被茨木打成泥的小妖啊。”

  那两个青年看起来关系亲密,随口闲聊,小人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也掉下去。

  那白无常似乎是看不下去了,轻笑了一声说:“老人家,不用担心,不是大罪之人,是不会脚滑跌落奈何桥的。”

  此后的路途老头我就浑浑噩噩了。只是被黑白鬼使带去那传说中昏黑潮湿的森罗殿,大殿点了蜡烛,既然是地府,那应该是用来人鱼油脂永不灭的蜡油吧?蜡烛摆在案上,旁边有一个穿着狩衣的白发大人,脸上贴着纸,提笔评判了我一番——

  那白发的大人放下墨笔,开口说道:

  “三生无罪,无福无难,却有积累几分德,吾手下缺个文职,老人家,在吾手下做个鬼差吧?”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冷面判官了吧!

  “不愿也不强求,吾自放你去喝了孟婆汤脱生转世。”

  “草民并没有不愿,哪儿有的事呐您?”这乱世,远在京都的晴明大人占卜出的祸患都能穿到小人这深山老林里,在地府当差总比投胎继续做个山野村民的好。

  于是自从这一天开始,老叟就在这死后世界当差了。

————————————————
写在后面的话:
新手作第一篇阴阳师同人233333不出意外有三篇,他根本没有十日那么长
跟原作剧情有那么一丢丢关联,大概
  

【源藏】在尼泊尔的小屋里②

继续,第二发,感觉进度好慢没日子开车了_(:з)∠)_
感觉太严肃了,其实这文比较搞笑……吧
注:泉是花村涂墙机器人身上的日语名字,暂时认为这名字是半藏对头的吧!
 (ノ´▽`)ノ顺带一提,自己私下里根据游戏的语音想的,根基目前已经有点心态小变化,略看不起除了欧尼酱的其他人类;半藏是个酒痴。
写的不好多包涵_(:з)∠)_

————手动分割线————

二.
  岛田两兄弟共同的任务的目的地就是尼泊尔的这座寺庙,智械僧侣们的领地。自从在几年前——他们共同的精神偶像孟达塔遇刺之后,这里僧侣们就发生了些难以让人发觉的小小变化。
  “莉娜的线报,这里有僧人把‘法珠‘的相关武器技术卖给了泉组,泉又跟,嘛,动机不明。”
  废话,我早就知道了。谈及到自己的宿敌的名字,半藏微不可见的皱着眉,这个名字让他充满了厌恶感。
       十几年前那场决斗,自己跟源氏拔刀相向之前,在道场喝酒的时候,见到的最后一个长老就是——
  “哼……智能机械,永远都不可相信的一帮家伙。。”
  源氏身上又凸出了散热圈,半藏对自己弟弟身上是晚上常冒绿烟的新零件终于见怪不怪了。
  “莉娜他们分身乏术,也不好在尼泊尔动手,派了曾经在这里修行的我来。不过,得知哥哥也要来,就算不被同意,我也是要过来的陪你嘛。”
  半藏一脸冷漠的回应:“不用讨好我。”
  顶着高压锅一样的外皮【并且跟高压锅一样总是冒烟】,装什么可爱?半藏翻了个白眼想。
  他的弟弟在茫茫一片雪原里给他领路,雪地里不能用什么便捷又不显眼的交通工具,他们只能尽早出发。
  源氏一直在聒噪的给他哥哥描述他在尼泊尔遇到禅雅塔之后种种事迹和感悟,说他如何在前半生的迷茫后训找到了后半生的意义。半藏听着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浮现了飘散的樱花、清酒和血,还有双龙的壁画。
  “……我终于领悟,我前半生的茫然都是徒劳,我要用恩赐于我的力量,为某个人抹平一切……喂,哥哥,你在听我说话吗?”
  终于远处隐隐可以见到“遗迹”的建筑物,带着机械光环的尖顶直冲云霄,颇有几分神圣的意思。
  “现在不到时候,来之前我已经跟恩师一起做了点措施。等晚上吧,哥哥,我在这里有一栋用来修行的屋子。”
  源氏在一个岔路拐了个弯,走了几分钟,果然有一栋摇摇欲坠、看起来实在不甚牢固的木屋。看起来也不是很安全,但看起来像遗弃的废墟一样,大概没人想进来。兄弟两个推门进去,门框发出凄厉的吱呀声。
  “到了哦。”
  半藏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番屋内。
  哦,更破了。
  起码比昨天的那屋子灰厚了一吨,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毯子和几盏半藏只在家族收藏里看见过的煤气灯,以及煤气灶。
  “先待一会儿,现在几点了……啊,待会儿就有人碰头了。”
  “源氏。”半藏终于忍不住了,把内心没礼貌的想法吐露出来。
  “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住狗窝?”
  “哈,哥哥在为我感到心酸吗?”
  ——不,我只是觉得自己弟弟混的这么惨,做哥哥我好丢脸啊!
  半藏下意识忽略了弟弟还是守望先锋暗地里的首要成员之一。
  “实不相瞒,我还欠齐格勒博士几个亿医药费。你真的不打算加入守望先锋帮帮你可怜的弟弟打工还债吗?”
  “……现在的半藏,只想夺回这一切而已。“
  半藏说完,不去理会再次身上喷出绿烟的弟弟,自己去给可以进回收站的椅子擦灰了。
  

【源藏】在尼泊尔的小屋里

新人作,标题纯属扯淡(´∀`)♡
一直想写一个有尴尬癌的闷骚半藏和内心戏很足的根基,于是就这么产出了!
大概会有个几更???看心情
可能有肉,设定都是根据cg片的不合理想象
绝逼是HE啦
#源藏#
————手动分割线————
一.
  “坐吧,哥哥。”
  这栋木屋的屋外是一片雪原,凛冽的北风卷过雪堆。屋内并不暖和,取暖设备像是临时安装的,发出嗡嗡的杂音来。角落里结了蜘蛛网,刀架上两把刀已经蒙灰,椅子陈旧不堪。
  半藏就坐在这把椅子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一切,包括衣架上那唯一显得贵气的华丽羽织,和柜子上固定的合照,全部被他收入眼底。
  寒酸的像是狗窝。
  真是看不下去了。
  “这就是,你在尼泊尔的,家?”
  “是啊,哥哥。稍等下,这取暖机器的不常用,反正我现在也感受不到冷了。”陌生又熟悉的机械人在用跟这个房子格格不入的精致小陶壶沏茶,然后拿更精致的陶杯装了茶水,伸手推到半藏面前。
  源氏没有带面甲,可以看到一张布满伤痕、又万分让他怀念的脸。半藏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把茶杯举到口边。
  “茶道没有退步,源氏。”
  “多谢了,哥哥。”
  自从二人冰释前嫌——应该说是半藏单方面想开了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来往。一开始只是通过前进的设备联络,打打招呼,后来半藏就在执行雇佣任务的时候见到了源氏。
  距离樱花飘舞那个晚上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对半藏来说,就好像曾经杀死弟弟那十几年根本不存在一样,他们只是分别了这几个月,他的弟弟跑去做了个改造小手术,没什么大不了的,跟染绿头发一样的程度,仅此而已。
  当然,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在半藏的脑子仅仅是一闪而过。
  这痛苦难捱的十几年,怎么可能不存在?
  半藏在品茶。屋子里的气氛很凝固,当然了,也有可能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尴尬。
  源氏和他搭伙执行一个在尼泊尔的任务,地点正好在这个他曾经的落脚处附近。大概住个一两天,在尴尬里半藏迅速的想着想着,干完活他就走——毕竟岛田家的前少主,现在只是个无家可归的落魄武士。
  屋外的雪越下越大,风声呼啸而过,屋内的取暖机器终于安静了许多,开始正常工作,更显得屋子里静寂无声了。
  “半藏。”终于,他的弟弟先开口,非常严肃的叫了他兄长的名字。
  “我再问你一次”
  “你的选择是什么?”
  “是与黑爪去重建岛田家的帝国,还是跟我去守望先锋?温斯顿召回了我们,恐怕又要有大麻烦出现了。”
  这是什么意思?半藏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轻抚了一下手臂上的纹身,那条巨龙仿佛只是沉睡一般。
  一而再再而三,这是质疑他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的决心,还是质疑他是否真的一直以源氏为荣耀?
  不善言辞的半藏并不能很好的解释,他为什么暂时要跟黑爪妥协。就像他也从来没问过,为什么他在清理他岛田家宿敌的任务里,源氏为什么总是与他不期而遇?源氏当然也不会和他很好的解释原因。
  十几年的空白一如一条跨不过的沟壑一样——至少半藏自认为他跨不过,这条沟壑割开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他们再没可能像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
  “我赶到这里,腹内空空,你却在质问我这种问题,这是我教你的待客之道吗,源氏?”
  看到自己的兄长面无表情的扯开话题,源氏也不知道在内心暗暗领悟了什么,身上的散热器突然凸出来,吐了几个绿色的烟圈。
  “好吧,你又不回答我。饿了就直说,不过我这儿只有速冻了八百万年的乌冬面。”
  “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吃这种垃圾。”
  半藏把想吃拉面的话咽了下去。